邮箱 :media@@cgcvc.com

关于网红和文娱投资,我们更喜欢“工业化”和“规矩”

文章来源:寻找中国创客   发布日期:2016-04-07

文娱往往被认为是“创意行业”,需要天马行空,但我们认为,工业化和规矩更重要。


2016年3月,网红Papi酱获得千万级融资,沸腾了网红圈的同时,也引发了投资界的关注。


网红是文娱产业的一种。随着文娱投资越来越热,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进入这个行业。华创资本从2015年起,将文娱投资作为重点投资方向予以关注。


在和创小客(ID:xjbmaker)的独家对话里,华创资本两位合伙人吴海燕、褚奕颋分享了对网红和文娱行业的看法。


他们认为,网红目前仍然没有成熟,未来可引入流程化的生产流程。而关于文娱投资的未来,他们认为,文娱项目金融化是未来趋势,单个项目融资,可以避免公司股权被过分稀释。此外,文娱是一个规矩多的行业,在画好的版图里面,能把戏唱足的人,是很了不起的。


吴海燕

华创资本合伙人


吴海燕女士2006年加入华创资本,并曾于2008-2009年间加入华创资本投资的敦煌网,担任CEO助理,同时负责两个部门的业务。吴海燕女士于2010年回到华创资本,继续从事早期投资工作,负责投资了七幕人生、铜板街、杭州同盾、别样红PMS 、Wish、700BIKE、下厨房、ONE等多个早期及成长期项目。


褚奕颋

华创资本合伙人


褚奕颋先生2015年加入华创资本,关注电商、社区、广告营销、数字传媒、移动健康和互联网电视等领域。褚奕颋先生早年任职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从事媒体行业,2000年进入互联网行业曾任TOM.COM、AVEX、SK等公司高管。2010年开始进入投资行业,投资过——什么值得买、转运中国、北美省钱快报、快投电视、U糖、犀牛移动等项目,专注于互联网行业的中早期投资。



网红还是传统行业,我们喜欢工业化的机制


创小客:最近网红很热,你们怎么看待,华创会投资吗?


吴海燕:我的看法没有那么正面。其实我们很早就看过一些电商和网红结合的项目,网红所改变的只是流量来源,并没有改变产品,企业产品的制造和生产环节跟传统产业是一模一样的,产业链并没有变。


创小客:目前网红经济仍然不太成熟?


吴海燕:对,包括后面的一些衍生品,电商、服装,还没有发生深刻的改变。


褚奕颋:制造一个红人,是要符合传播规律的,只是通过视频,或者拍一些照片就成为网红,就不太符合传播规律。在美国和日本也有网红,但是他们的存在时间是非常短的。


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超级女生》都创造过网络红人,那种创造比现在的网络要复杂得多,但也有很多选手沉寂了。过于简单的的生成方式,必然会被快速的消费掉,生命周期就不会太长。


创小客:这些问题,会不会随着产业的发展,慢慢改善?


吴海燕:这个行业一定会发展,就跟任何一个行业一样,刚出生的时候,是一个机会,很多人蜂拥而上,也的确给很多人带来经济效益,竞争也会激烈,做的更好的、更专业的选手就会出现。


创小客:怎么走向成熟呢?


褚奕颋:用工业化的方式来做。做成一个公司,有可复制的、流程化的网红养成机制。


创小客:工业化是流水线制作吗?


吴海燕:工业化暗含的是专业化,是严谨的流程和程序。


褚奕颋:专业化不是呆板,不是重复,不是流水线,工业化是一个严格的体系,这个体系保证了有才华的人,能够顺利的展示出来。


我一点也不讨厌工业化,工业化反而会经常给我们惊喜。美剧的单集制作成本通常高达四五百万美金,而中国的电视剧好的也才几百万人民币一集。正是因为工业化,大家才敢用这么高的代价去做,工业化带来的是风险和回报的可控。



文娱项目金融化,这是未来的趋势


创小客:华创资本在文娱产业的投资思路是什么?


褚奕颋:我们投三块。一是内容的生产环节,二是内容商业化的环节,三是内容变现环节。简单说就是作者完成成品的制作,以及在市场上的发行和变现。奔着这个思路我们寻找不同的标的。


吴海燕:我补充一点,除了刚才提到的这些,我们还投媒体。


创小客:华创最早什么时候开始布局文娱产业?


吴海燕:2012年,我们投资了一个公司叫七幕人生,是把美国百老汇的音乐剧引入到中国。


创小客:音乐剧是一个小众的品类,为什么会投这样的公司?


吴海燕:当时投七幕人生有几个契机。一是它的创始人在华创做过投资人,我们了解她。另一方面,我们也是文化娱乐的爱好者,关注这一块。


还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他们是项目化运作,按照项目来融资,类似于娱乐宝,是一个特别好的金融产品。华创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一直很关注,也看到了文娱项目和金融结合的趋势,就想提前做准备,所以就投资了七幕。


创小客:单个项目金融化怎么理解?


吴海燕:在美国,不管是电影还是音乐剧、话剧,项目的股权融资很普遍,也很成熟。举例来说,百老汇的音乐剧还有类似GP/LP的模式,例如一个项目里面制作方占三成,投资方占七成。项目最终的收益,制作团队拿走三成之后,剩下的七成再按照投资比例分配。


创小客:这种玩法在国内多不多见?


吴海燕:我们在《Q大道》的第一版上就试过,作为项目的投资方,一个机构出了50%的钱,剩下的40%是制作团队出的,个人、朋友,包括我自己都作为项目投资人尝试放了钱进去。制作团队除了分30%的收益外,剩下70%里面,还可以分得部分投资收益。


创小客:这样做的好处大吗?


吴海燕:文娱行业很适合这么去做,因为这是美国、欧洲市场一个成熟的方法。


文娱每个项目的财务模型很清楚,一个剧投入多少,服装是多少钱,舞美是多少钱,演员是多少钱,剧场多少钱,上座率是百分之多少的情况下,每部剧的盈利情况,都可以算得很清楚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用公司的股权来支持项目,那公司要融很多钱,就会稀释公司股权。


创小客:华创资本能为文娱产业的创业者提供什么帮助?


吴海燕:华创投资了很多互联网金融的项目,在金融行业有很深的积淀,可以提供多方面的支持,包括单一项目的债,单一项目的股,也有股债结合,或者众筹。


文娱和金融也是分不开的。其实每个行业都是这样,在生产制造行业,通过金融手段让上下游更紧密,效率更高。只懂金融不懂行业,或者只懂行业不懂金融都是不行的。



文创绝不只是天马行空,而要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


创小客:2012年华创投资七幕人生的时候,文娱产业投资市场如何?


吴海燕:当时有些专门资金在看这个行业,也有一些产业基金,但还不是很活跃,像一些投TMT行业的VC,还没有把文娱单独作为一个方向。


创小客:什么原因?


吴海燕:爆发力大家还没有看到。


创小客:爆发力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?


吴海燕:2014年,当年中国的电影票房接近300亿。而2008年是30亿,2009年是100亿,2012年是200亿,这个增速越来越快。


创小客:目前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主要分三类,风险投资、产业资本,和政府引导资金,你如何看待这三类基金的关系?


褚奕颋:只要愿意进入这个行业,对行业都是好的。三种资本可以在不同的阶段,为项目提供支持。


早期阶段主要由风投来做。东西做出来之后,需要出版发行,找产业基金更合适。产业基金做完之后,如果谋求更大的发展或政策的支持,引入政府引导资金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不同的项目,在不同的阶段,需要不同的资金扶持。


创小客:有的人可能会觉得,有些钱还是不要拿。


褚奕颋:就像每个人在每个人生的阶段对爱情的概念不一样,青梅竹马是一种爱情,大学里面的热恋,走上社会之后的婚姻都是爱情。


创小客:和其他行业相比,在投资上,文娱产业有没有一些特殊性?


褚奕颋:文创行业的法律法规比较多,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情况。在画好的版图里面,能把戏唱足的人,是很了不起的。文创行业绝对不是一个天马行空的行业,能在规矩里面把事情做出来的人,才是我们想找的人。


创小客:这是你们投资的一个偏好吗?


吴海燕:这是个认识,不是偏好。


创小客:那有没有什么偏好呢?


褚奕颋:有,我们想找坦诚的创业者。文创行业是内容创作,经常是焕发心灵的一些东西,创作者也要坦诚真诚。另外,我们也希望找到成熟的、爱学习的创业者。



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