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 :media@@cgcvc.com

“少年得到”完成近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,华创资本继续跟投

文章来源:   发布日期:2020-10-14

近日,K12教育品牌“少年得到”宣布完成B轮融资,融资规模近2亿元人民币,本轮融资由嘉御基金领投,头头是道、慕华资本跟投,现有股东华创资本、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、峰瑞资本继续追加投资。此前,华创资本曾领投“少年得到”A+轮融资。

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表示:“少年得到坚持教育初心,以科学的方法论和教研体系,提供多样化的教学内容和服务,致力于‘汇聚天下名师服务最广大学生群体’,为K12教育注入创新的血液。我们也期待团队在董事长张泉灵老师的带领下,通过更多创新课程和优质服务,继续夯实在K12领域里的头部地位,为中国青少年的教育成长做出更大贡献。”

少年得到于2018年4月正式上线,是一款专为5-15岁青少年提供学习服务的App。少年得到希望借助网络科技力量,让不同地域的孩子都可以获得高水准的师资和教学服务,少年得到的老师都是学界公认的大牛,教育普惠是少年得到创办的初心。2019年少年得到切入大语文赛道,推出《泉灵的语文课》,以一套独创的工具和方法,让孩子的语言能力和思考能力“成长看得见”。

回顾“少年得到”的发展历程,短短两年的时间,在几乎已确定竞争格局的K12行业,依然迅速建立起了口碑并获得了学生的喜爱及家长的信任,这是投资人看好“少年得到”的重要原因。

《泉灵的语文课》是“少年得到”的拳头产品,在K12大语文赛道里快速成长为头部之一。

第一期课自2019年3月开始,距今只有不到20个月,招生人数却完成了约25倍的增长。值得好奇的是,在这样迅猛的高速增长过程中,“少年得到”始终保持着非常健康的经济模型。

互联网创业平台“快”和“稳”不可兼得的规律,仿佛在这家公司身上失效了。如果不靠资本“烧钱”的方式,究竟靠什么在支撑学员数量的快速增长?不靠给用户高额补贴,是什么在吸引全国各地的学生抢着报名?

带着这些疑问,投资人对“少年得到”的数据进行了细致观察,并对管理层到基层员工、用户到渠道合作伙伴均进行了深入访谈。核心打动投资人的,是这句公司上下,从董事长张泉灵到一线辅导老师常常会说的话——“教育,如果那样做,对孩子不好。”这句话正是公司坚持教育本质,紧合教改大势理念的最佳体现。

· “孩子更喜欢像打游戏一样的上课体验,你们为什么不做呢?”
· “家长普遍需要直接提分的作文培训班,你们为什么不做呢?”
· “纯录播课或大班课的成本更低,价格也可以更有竞争力,你们为什么不做呢?”
· “用户更习惯周六日一节大课2小时,你们为什么不做呢?”

……

在“少年得到”,像这样看不懂的问题很多,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,“少年得到”每一个被访者给出的回答惊人一致——“教育,那样做,对孩子不好!”

教育公司,既是做教育,也是做生意。但当“教育”和“生意”冲突的时候,哪一方该作出让步?这看上去是个价值观问题,但其实是一个公司的底层操作系统。“少年得到”在做此类选择的时候,仿佛自上而下,从没遇到过争议:

· 因为教育的目的是和孩子一起解决问题,不是和问题一起解决孩子,更不是创造问题糊弄家长讨好孩子;
· 因为语文学习没有“捷径”,不从底层能力开始训练是没有意义的,教作文套路模版反而会害了孩子去写“假作文”;
· 因为每个孩子都不同,如果没有老师的参与、没有个性化的辅导,只做录播课,其实就是放弃了一部分孩子,就是在做自然淘汰;
· 因为不同年龄的孩子,注意力时长有限,课程的能量密度越大,就越需要留给孩子时间去巩固消化,一节课一天只能30-40分钟。尽管这样成本高,但是,一二年级的孩子一下子上120分钟,只能靠降低能力密度点,多给动画片吸引孩子;

正是因为这些坚持,才让“少年得到”和《泉灵的语文课》只靠产品本身,在短时间赢得了那么多用户。

而《泉灵的语文课》在语文教学上,建立了一整套独特的方法,把语文的“工具性”和“文学性”通过系统的思维模式训练,完美的融合解决。更把这套教学体系用可视化、工具化的方式教给学生,大大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、学习效率,让原来模糊不清的语文学习效果变得“当堂可见”,学生和家长的满意度高,课程续费率高,这套教学体系从本质上解决了传统大语文教学的痛点。

分别代表全国“应试教育”和“素质教育”的两家典范级重点学校,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和《泉灵的语文课》联合教研,共同探索语文教学改革的方式。

当考试不再考刷题量,而是考察学生的基础素养、解决问题能力的时候,“少年得到”和《泉灵的语文课》所坚持的,其实恰好是大势所趋下,当下的学生最需要的。

关于少年得到产品的定价和市场的比较,在用户访谈中却听到了这样的评价。“其实不贵,值。”——当品质足够高时,照样物超所值。

“少年得到”从《泉灵的语文课》,到APP内200多个的音视频课程,再到训练营产品,给市场的普遍印象是比别家要贵一些。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本以为会得到类似“差异化定位”的答案。然而,用户的回答竟然是:

骆玉明教授,上他的课,得考一个复旦研究生。鲍鹏山、李鹏飞、王弘治,这些大家你知道学校邀请他们讲一堂课要排多久的队吗?!

少年得到语文课都一对一改作业,还都是创造性开放题,学期前有预备课,上课不浪费孩子的时间,仔细算就知道值。

再回头看“少年得到”的用户,从APP上线初期的1.8万注册用户,到现在超过300万的用户,近200倍的增长。随机抽选用户访谈时,总是遇到铁粉要求转达谢意:

· “我们现在全家都听少年得到,每天早上听“少年头条”,孩子特别喜欢怀沙老师、默莫北老师,新课出了就买,不出就反复听之前的”
· “孩子只要有时间,不止一遍的看泉灵语文课的回放,还有泉灵老师讲的那几本书,我家听得都停不下来,有的几乎能复述出来”
· “孩子的变化可以说,肉眼可见。不光是语文课,学习习惯学习方法都变了。那种自信和快乐是装不出来的。感谢泉灵老师和少年得到,高质量的平台和高水准的语文课”

少年得到在给孩子做教育产品,家长在也在孩子的身上做教育投资,在旁观者目瞪口呆时,他们早已一拍即合——最宝贵的是孩子的时间。品质足够高的课程、更科学有效的学习方法,能激发孩子自主学习动力的内容,就是在最大程度地节省孩子的时间,就是占了最大的便宜。

少年得到董事长张泉灵表示:“我这辈子,运气使然,得到了特别好的教育资源,我希望不是每个孩子都要靠运气,我希望他们简单方便高性价比地获得最好的学习资源。”

创 · 问

对话少年得到董事长 张泉灵

01:本轮融资,会重点用于发展哪些方面的能力?

张泉灵:本轮融资用于学科拓展、市场和品牌建设。

02:华创资本在2019年末领投了少年得到的A+轮融资,最近一年整个K12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?少年得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张泉灵:疫情使得线上教育的渗透率快速提升,让更多家长愿意尝试孩子的在线学习。少年得到、《泉灵语文课》的学生也有了疫情前近10倍的增长。但是,我觉得教育还是一个靠口碑的事情。增长是趁势而为,对孩子有用才能真的留住用户。

03:2018年,你成为少年得到的董事长。两年来,对你而言,有哪些记忆深刻的个人/公司成长里程碑?

张泉灵:两件事吧。第一是,我们研发的语文工具能在知名学校里用起来,而且真有用。这就是我说的,教育产品还是有效第一。第二是,今年暑假的招生。干这一行都知道这是多激烈的市场竞争,但是,我们继续能快速健康增长,不拼烧钱,拼口碑。团队长了本事,增强了信心。

 

分享到: